•   天府評論 >> 娛樂體育 >> 正文
    “相聲博士”為啥變得灰溜溜?
    http://www.scol.com.cn(2018-8-15 8:11:29)  四川在線-天府評論    編輯:盛飛
    作者:劉天放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在8月11日首播的綜藝節目《相聲有新人》中,來了一對上海交大的博士夫婦,他們身穿有寫著復雜公式的上衣,上節目的“小目標”是拿冠軍,但卻在第一輪就敗下陣來。在節目中講了一段相聲后,李宏燁作為參賽選手用了近5分鐘,向郭德綱表達了自己的不滿。這甚至比節目中他和妻子鄭鈺表演的時間要長1分多鐘。臨走前,李宏燁還放話“我們走著瞧”。(8月15日中新網)

      以前聽說過相聲界有不少“門派”還從未聽說過“博士相聲”,當然,相聲也需要與時俱進,可“用公式寫相聲”或靠“怒懟”相聲界名人而出名,仍感到費解。相聲,是一種民間說唱曲藝,以說、學、逗、唱為形式,突出該特點,且是扎根于民間、源于生活、又深受群眾喜愛的曲藝表演藝術形式。而相聲的“祖籍”一般被認為是在華北的京津冀一帶,也流行于那里,后來在中國乃至中國北方,成為一種家喻戶曉且深受人喜愛的藝術形式。如今,在部分南方地區也有一些市場。

      而無論是從張壽臣,馬三立,侯寶林,劉寶瑞,還是馬季、侯耀文、師勝杰、,抑或是郭德綱等晚輩,都是其“扎根于民間、源于生活”后的結果。尤其是侯寶林那批相聲大師,身子沉到民間,生活素材極其豐富,絕非事先拿到“200萬投資”就能把相聲創作好并說好。如果金錢能買來相聲,或者用“公式”可以寫相聲,那么相聲藝術豈不是成了只要花錢就可以創作,只要投資就能夠產生大師的“相聲工廠”?如此,那還要“扎根于民間、源于生活”干嘛?

      就“相聲博士”李宏燁來看,他參賽第一輪就被淘汰,卻用了近5分鐘向郭德綱表達自己的不滿,甚至臨走前還放話“我們走著瞧”,這顯然不是從事相聲藝術之人的“正確打開方式”。因為說相聲的人,抑或是從藝者,恐怕都不會如此“張狂”甚至有些“無禮”。別說是郭德綱,所有人都有質疑郭德綱、不服郭德綱,甚至不服相聲大師的權利,只是要有一個前提:你做出樣子來,拿出真本事給觀眾看。如果沒那本事,只能變得灰溜溜。

      再看“相聲博士”李宏燁靠啥成名。據他講,他對相聲有特殊的感情,想做理論研究和寫書。這些都是方向,也值得鼓勵。然而,再往下看,就覺得有些變味兒。他很想拿到那尚處于“意向”中的200萬投資,覺得自己的“作品是王道”,還覺得他自己是啥現在還定義不了,導演、編劇、策劃人都可以……投資人認為,你就算成為郭德綱,也沒有任何價值。所有投資人都認為相聲做不大。有人投李宏燁是希望他能變成網紅、做視頻直播……

      看到這里大家可能都明白了,就像一個剛剛會加減乘除基本運算的小孩子,卻狂妄地想要與數學博士甚至數學家一比高低。有這樣的“宏愿”本身沒有任何不妥,相聲也是需要發展的。可是,作為一個成年人、名校博士,千萬別這么張狂外露好不好?有打算超越相聲界前輩的想法無可厚非,甚至該受到表演和鼓勵,但請拿出你的行動來。至少,相聲這門藝術是從大眾的生活中來,那是需要“兩腳踩著稀泥”的大量實踐,才能獲取一點成績的!作為一個受過高等教育,且受過系統學術訓練的李宏燁,不會不知曉這些。

      據稱“相聲博士”李宏燁的研究方向并非“相聲學”,或與相聲藝術相關的學科。如此,他寧愿耗費大量的時間精力寫書、出書,還兼創作、表演等等,那么他這個博士是不是有些“不務正業”?不可否認,跨界研究,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但要是過了頭,肯定不妥。一個社會,多一些對藝術形式的質疑,這本身值得肯定,可要是變得不切合實際,也只能變得灰溜溜。(作者系四川在線特約網評員)
    相關評論:
        轉載請務必注明文章來源及作者姓名    
      版權聲明:
      1、天府評論所登載文稿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天府評論立場。
      2、作者投稿確系本人原創作品,嚴禁剽竊、轉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糾紛,與天府評論無關。
      3、作者向天府評論投稿時,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線全權使用本稿件。
      4、歡迎網絡媒體轉載天府評論文章,轉載時請注明來源及作者。
      5、歡迎傳統媒體轉載天府評論文章,請與編輯聯系獲取作者聯系方式,并支付稿費與作者。
      6、傳統媒體轉載不支付作者稿費,網絡媒體轉載不注明來源及作者,天府評論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