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府評論 >> 文化教育 >> 正文
    給老師送禮盛行,禁令豈能成擺設?
    http://www.scol.com.cn(2018-9-4 7:55:16)  四川在線-天府評論    編輯:盛飛
    作者:劉天放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在孩子踏進社會的第一個腳印里,寫滿了家長的焦慮和不安。他們渴望孩子能像在家一樣被優待、受矚目;他們更擔心因為自己的“能力不足”或“怠慢”,而讓孩子受了委屈、待遇不如人。為了幫助孩子從眾人中脫穎而出,家長們紛紛使出渾身解數,力求在老師那里博好感、求關注。(9月3日中國青年報)

      家長的愿望無非是想讓老師“照顧”好自己的孩子,而“力求在老師那里博好感、求關注”,往往又轉化成給老師送禮,以求用物質上的投入,換來老師對自己孩子更“貼心”的照料,這是幾乎所有中國家長都有的心態。但給老師送禮,是一個相當復雜的“技術活”,也是不少家長最感到頭疼的一件事。于是,多數家長持就持有“不想送,又不敢不送”的心理。家長當然“不想送”,畢竟,那不是一件好事,既費錢又勞心。可“又不敢不送”,因為你不送肯定別人還送,那么想讓老師照顧孩子的目的不就無法達到。

      令很多剛把學生送到學校的家長沒有想到的是,如今給老師送禮的價格還不菲。“現在的市場價是每次2000元,每年至少2次。”這怎能不令多數家長倒吸一口涼氣?而且,這樣的價格竟然還得到不少家長的附和。如果按照這個“參考價”送下去,就按一年至少2次計算,光給老師送禮就要花掉4千元,如果再有別的想法,可能就要達到1萬元甚至更多。這對工薪階層來說,無疑是一筆不小的經濟負擔。

      《重慶青年報》做過一個網絡問卷調查,從1000多份調查樣本中,能窺見大多數家長對給老師送禮的心態:八成受訪者表示曾送過禮,其中超三成家長認為送禮是希望老師能給自己的孩子更多關照,僅有15.6%的受訪者給老師送禮是想衷心表達對老師教書育人的謝意。可見,家長紛紛給老師送禮,都是擔心不送禮,老師“給孩子小鞋穿”。而給老師送禮并不一定就能保證自己的孩子受到特別照顧。但家長的憂慮,加上確實也存在送禮后孩子被照顧的事例,這就加劇了家長的恐慌。

      但給老師送禮并不合規,教育部以及各地教育行政部門對此都發出過類似“嚴禁教師違規收受學生及家長贈送的禮品、禮金、有價證券和支付憑證等財物”的禁令。而且,“參加由學生及家長安排的可能影響考試考核評價的宴請,或是參加由學生或家長付費旅游健身休閑等娛樂活動”“嚴禁通過向學生推銷圖書報刊生活用品社會保險等商業服務獲取回扣”“嚴禁利用職務之便謀取不正當利益的其他行為”之類的規定,各地都有過相似的表述。天津甚至規定,違規收受學生及家長禮品禮金的老師可直接開除。

      然而,紙面上禁止給老師送禮,也擋不住家長們的趨之若鶩。送禮有時候被拒,那么就變相送。或是不送金錢,僅送送禮物,或幫老師設計方案,或為老師提供名車試駕的機會,抑或是幫老師在核心期刊上刊發論文等。但問題是,既然有禁令,那么給老師送禮依然盛行,那禁令豈不成了擺設?由于目前各地都采用“陽光教育”,無論是選拔班干部還是評優等顯得很透明。可是,如果得到禮品,老師還是得到了實惠,家長承擔了額外的經濟負擔,而更重要的是,形成了一股給教師爭相送禮的惡風。

      對此,還是要回到正途上,即不能僅靠老師的自律和家長的坦然,而是要讓那些禁令發揮應有的威懾作用。雖然并非所有老師或家長都有被送禮和送禮的心態,但只要嚴格按照規定,加強監督,同時提升教師的職業素養,給老師送禮這股惡風就一定能剎住。而最為關鍵的,就是一定要把“緊箍咒”念好,如此才能使家長與老師的關系回到正軌。(作者系四川在線特約網評員)
    相關評論:
      轉載請務必注明文章來源及作者姓名    
    版權聲明:
    1、天府評論所登載文稿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天府評論立場。
    2、作者投稿確系本人原創作品,嚴禁剽竊、轉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糾紛,與天府評論無關。
    3、作者向天府評論投稿時,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線全權使用本稿件。
    4、歡迎網絡媒體轉載天府評論文章,轉載時請注明來源及作者。
    5、歡迎傳統媒體轉載天府評論文章,請與編輯聯系獲取作者聯系方式,并支付稿費與作者。
    6、傳統媒體轉載不支付作者稿費,網絡媒體轉載不注明來源及作者,天府評論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