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府評論 >> 文化教育 >> 正文
    退出機制當成為學者計劃的標配
    http://www.scol.com.cn(2018-9-26 8:04:05)  四川在線-天府評論    編輯:盛飛
    作者:鄧海建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今年是“長江學者獎勵計劃”實施20周年。近日,教育部公布《“長江學者獎勵計劃”管理辦法》,2011年印發的《“長江學者獎勵計劃”實施辦法》同時廢止。據了解,新的管理辦法提出建立“長江學者獎勵計劃”退出機制,強制退出的學者不得再申報各類人才計劃和榮譽稱號。(9月25日光明日報)

      20歲的“長江學者獎勵計劃”終于有了退出機制,這是其成年的標志。早在今年初,教育部決定撤銷陳小武的“長江學者”稱號,停發并追回已發放的獎金,責成學校解除與陳小武簽定的“長江學者”特聘教授聘任合同。此事引發的漣漪效應,就是促使制度設計者去反思:動態的學者獎勵計劃,如何防止掉入刻舟求劍的陷阱。

      越是重視學術獎勵,越要防止渾水摸魚。退出機制傳遞了一個鮮明的價值信號:學者桂冠不是終身制的,更不是鐵飯碗,你干不好或者不好好干,也是要拉入黑名單的。仔細研判一下這個退出機制,主要在于兩個方面,一是自己干不下去的,沒法子完成聘任合同,這種概率較小。畢竟,國字號獎勵,濫竽充數的南郭先生一般也不敢去擠這個門檻。二是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違法被追究刑事責任、弄虛作假騙取入選資格、違反師德和學術道德情節嚴重等情形的,這種情形在概率上顯然會大一些。而且,一個社會化的學者,究竟能否在這些底線問題上始終清白如許,確實不能看一份材料、一次表態或者一場秀。

      升級版的“長江學者獎勵計劃”,之所以祭出了退出機制,大概無非有兩個主因:第一,學者是人、非神,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是人就可能一步踏錯,如果帶個帽子就要“為學者諱”,學術土壤就會異化。比如眼下爭議很大的韓春雨事件,比如前一陣子叫人浮想聯翩的ME TOO事件,我們不妨做個最壞的假設,如果我們的學者涉及到這些問題,頭上的王冠還是穩如泰山,公眾豈止是傷心失望?我們恨不得要求小明星都要德藝雙馨了,實在沒理由對各種財政掏錢養著捧著的學者網開一面吧。

      第二,從制度上說,全世界的產品都沒有免檢的,學者獎勵計劃當然也應該有個動態的監督機制。不能說你今天是學者,出事兒了還要占著學者的位置和資源。長江學者獎勵計劃是分量很重的一個學術獎勵,當然應該有鮮明的價值取向,起碼要在學界起到示范的好作用,既不能為了一萬塊錢就跑到微博上給企業站臺,更不能在學術之外放飛自我、甚至無法無天。德在才先,這是基本的方向。有才無德,有時比有德無才還要可怕。干凈的學術空間不是自動生成的,成績好就自動獲評“三好生”的邏輯也該在成人世界扭轉過來了。

      當然,我們更希望退出機制成為一切學者計劃的標配。說白了,只要是財政埋單的所有學術榮耀與待遇,都應該有彈性退出機制兜底。這種退出,初級階段可以是強制退出,高級階段應該引咎自處。一句話,學術若沒有點正氣和風骨,社會的文明和良心,大概也就難以叫人省心了。
    相關評論:
      轉載請務必注明文章來源及作者姓名    
    版權聲明:
    1、天府評論所登載文稿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天府評論立場。
    2、作者投稿確系本人原創作品,嚴禁剽竊、轉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糾紛,與天府評論無關。
    3、作者向天府評論投稿時,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線全權使用本稿件。
    4、歡迎網絡媒體轉載天府評論文章,轉載時請注明來源及作者。
    5、歡迎傳統媒體轉載天府評論文章,請與編輯聯系獲取作者聯系方式,并支付稿費與作者。
    6、傳統媒體轉載不支付作者稿費,網絡媒體轉載不注明來源及作者,天府評論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