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府評論 >> 社會民生 >> 正文
    莫讓“小賭被拘”困擾正常娛樂
    http://www.scol.com.cn(2018-10-24 8:06:46)  四川在線-天府評論    編輯:盛飛
    作者:劉天放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8月23日。當晚,廣州市民肖先生和幾個朋友在一家餐館打5元賭注的麻將時,被當地公安機關抓獲,現場共查獲賭資420元,臺費30元。次日,增城分局對肖先生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對肖先生處以行政拘留5日、收繳賭資195元。但在肖先生看來,自己與朋友的行為沒有營利性質且賭資較小,純屬娛樂,不應認定為賭博行為。因此,向法院申請撤銷行政處罰。(10月23日《法制日報》)

      眾所周知,賭博屬于違法犯罪行為,也是一直以來公安機關重點打擊的一種違法犯罪活動,危害很大。可是,這位肖先生與朋友一起打5元賭注的麻將,且現場查獲的賭資才420元,臺費30元,而他最終被認定賭博成立,處以行政拘留5日,這看起來確實令人不解。報道中并未提及當地是否有關于賭資多大才構成違法犯罪的規定,如果有,就沒有任何問題,但如果沒有,肖先生還僅是與朋友單純娛樂,沒有營利性質,且賭資較小就被行拘處罰,看起來確實有些冤。

      目前,國家大法并沒有對“賭資較大”有過明確規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七十條規定:以營利為目的,為賭博提供條件的,或者參與賭博賭資較大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處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罰款。因此,在執行中執法部門只能按照執法人員的主觀判斷而定。這就給如何處罰賭博犯罪留下了很大空間,由此導致了不少冤假錯案,媒體偶有報道,不僅增加了司法成本,也降低了民眾的幸福感。

      針對近年來頻繁出現的“小賭被拘”這一突出問題,一些地方出臺了地方標準。如上海規定,個人賭資在人民幣100元以上的,屬賭資較大;山東規定“參與賭博賭資較大的”是指人均參賭金額在200元以上或者當場賭資在600元以上;吉林將“賭資較大”定義為個人平均賭資數額在500元以上不滿2000元的,或者現場收繳賭資總數額在2000元以上不滿8000元的……武漢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更是明確了“麻將娛樂”與“麻將賭博”的法律界限,并根據麻將活動中涉及的輸贏金額區分不同情形予以裁量和處罰。對參與不滿10人,人均賭資不滿1000元的打麻將、打撲克等娛樂活動,將不予處罰。

      上述做法值得肯定,讓那些參與娛樂而非真賭博的人有了一個參照,至少娛樂時不再提心吊膽。雖然打麻將屬于娛樂活動,但有金錢輸贏與單純娛樂還是有一些區別。可是,如果是單純娛樂,而非以營利為目的,在親戚朋友圈中進行,且金額很小,就該更寬容一些。公安機關在執法過程中,應將多種因素考慮在內。而最重要的,還是要立法明確“麻將娛樂”與“麻將賭博”之間的界限,而出臺地方法規加以明確,看來即是一個良策。

      打麻將是不少人的一大業余愛好,算是一種民俗。而且,喜歡打牌的人都愿意“錢上輸贏”,以增加趣味性和競爭性。當然,玩牌帶錢不是好習慣,不值得提倡,因為稍不留意,就將陷入真賭博的深淵,對此必須高度警覺。可是,提倡歸提倡,如果有人愿意,且是在規定的范圍內娛樂,就無可厚非。而所言“規定”,就是對“賭資較大”加以明確。

      由此,莫讓“小賭被拘”困擾正常娛樂。對打牌帶錢上的輸贏,需要在正確引導的同時,也應該給予一定的寬容度。尤其是在民俗與法律沖突時,就應該明確賭資、參與人、是否以營利為目的標準,以讓人們心里有數,不再首次困擾。想以打牌娛樂的人們,對非法賭博與正常娛樂之間的界限總是一頭霧水,頻繁“誤入”違法泥潭,那當然不是懲治賭博的初衷。而有了何謂“賭資較大”的標準,就將避免更多“誤傷”。(作者系四川在線特約網評員)
    相關評論:
      轉載請務必注明文章來源及作者姓名    
    版權聲明:
    1、天府評論所登載文稿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天府評論立場。
    2、作者投稿確系本人原創作品,嚴禁剽竊、轉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糾紛,與天府評論無關。
    3、作者向天府評論投稿時,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線全權使用本稿件。
    4、歡迎網絡媒體轉載天府評論文章,轉載時請注明來源及作者。
    5、歡迎傳統媒體轉載天府評論文章,請與編輯聯系獲取作者聯系方式,并支付稿費與作者。
    6、傳統媒體轉載不支付作者稿費,網絡媒體轉載不注明來源及作者,天府評論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