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府評論 >> 文化教育 >> 正文
    家長“患病”豈能讓學生“吃藥”?
    http://www.scol.com.cn(2018-10-8 7:42:19)  四川在線-天府評論    編輯:盛飛
    作者:劉天放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近日,山東菏澤多名學生家長反映,當地整治超標電動車卻和學生的“道德品質分”掛鉤:從9月16日開始,菏澤市在數條主要路段禁行超標電動車,而學校在配合政府宣傳整治行動的過程中,通過對學生扣分來向家長施加壓力。(10月7日澎湃新聞)

      對此,菏澤市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員回應稱,學校對此次整治行動的響應均以宣傳、勸導為主,否認存在“將整治規定與學生分數掛鉤的行為”。“沒有相關規定,也沒有聽說中小學在執行類似的規定。”有學校也表示,此舉為配合菏澤市政府部門發起的各中小學抵制超標電動車活動。菏澤市第一實驗小學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接受采訪時稱,每天均有執勤老師在學校周邊路口勸導騎行電動車的家長和學生,“能夠改正的話也不會扣分。”

      能改正就不扣分,可如果家長拒絕改正,是不是要扣學生的分呢?上述報道稱,學校要組織開展爭創交通文明模范班活動,每天由一名學校領導帶領教師在學校門前巡邏檢查,發現家長駕駛超標電動車接送學生進行勸導、教育,同時登記學生信息,對所在班級進行通報批評,對表現好的班級進行表揚……對力度不大、進展緩慢、效果不明顯的學校,約談、問責相關負責人。

      而菏澤市第二十一中學一名學生對澎湃新聞的話,更能證明家長“違規”學生“受罰”的事實:“學校稱,如果家長騎電動車來接,有罰檢討、叫家長。”也有學生提及,老師會扣學生“道德品質分”:“有超速的行為的扣10分,光騎電動車的則扣5分。” “不管學生自己騎,還是家長用接送,都是要扣(學生)分的。”一名學生家長稱,有些家庭父母都有工作,爺爺奶奶輩接送孩子,只能騎違規的三、四輪車;有些家庭在國家標準出臺前,已經購置了電動車,若要更換成符合標準的車輛,家庭經濟方面又有壓力。

      可見,菏澤官方回應的“以勸導為主”并不符合事實。而從“勸導為主”這句話,也可以導出后面的“以罰為輔”。那么“罰”誰?當然是學生無疑。因此,菏澤的做法引起爭議,也就不足為怪。家長騎電動自行車送孩子上學,這本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就算家長騎的是超標電動車,但如何治理,那是交通管理部門的事情。當然,讓學生參與到其中,勸說家長主動放棄超標電動車,而換成合格的電動車,也無可非議。只是,千萬別把家長應該承擔的責任,讓無辜的孩子們承擔。否則,豈不是家長“患病”讓學生“吃藥”?

      其實,電動車超標問題,不僅在菏澤,而是全國各地基本都存在。如何整治,不讓包括騎電動車送孩子的家長在內的消費者去購買,這絕不是一個好辦法。而是要從源頭上禁止這類超標電動車的生產和售賣。就是說,若想有效整治超標電動車,除了呼吁消費者不購買外,相關部門必須在超標電動車的制造和售賣環節多下功夫。消費者無辜,騎電動車的家長也無辜,而給家長“頂罪”的學生更無辜。孩子們的道德品質,與家長騎超標電動車沒有任何關系。何況,那些孩子都還是未成年人。

      雖然菏澤官方正在采取措施,醞釀“定制公交”解決學生出行,也在拍胸脯表示“我們以宣傳引導為主,不會允許學校出現扣分、處罰學生一類的行為”。但從前一段時間發生的情況來看,整治超標電動車已經走樣,存在一些學校為了完成任務,不惜采用扣學生道德品質分數的辦法。而孩子們一旦由于家長騎超標電動車牽連到自己的“道德品質”,對孩子們造成的負面影響無疑巨大,對于培養其如何遵紀守法,以公平和公正原則行事等,都將帶來不良后果。所以,菏澤在整治超標電動車上的做法欠妥,必須及時糾正。(作者系四川在線特約網評員)
    相關評論:
        轉載請務必注明文章來源及作者姓名    
      版權聲明:
      1、天府評論所登載文稿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天府評論立場。
      2、作者投稿確系本人原創作品,嚴禁剽竊、轉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糾紛,與天府評論無關。
      3、作者向天府評論投稿時,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線全權使用本稿件。
      4、歡迎網絡媒體轉載天府評論文章,轉載時請注明來源及作者。
      5、歡迎傳統媒體轉載天府評論文章,請與編輯聯系獲取作者聯系方式,并支付稿費與作者。
      6、傳統媒體轉載不支付作者稿費,網絡媒體轉載不注明來源及作者,天府評論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