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府評論 >> 文化教育 >> 正文
    “校企合作”的最終解釋權在誰手里?
    http://www.scol.com.cn(2018-10-23 8:36:47)  四川在線-天府評論    編輯:盛飛
    作者:鄧海建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近日,鄭州科技學院的學生向記者反映,他們是學習經濟類專業的,即將在學校的安排下,于24號到26號分批啟程去武漢,為即將到來的雙十一,給物流公司分揀快遞。校方解釋稱,專業還是比較對口,“有很多的工作,并不僅僅是撿快遞的。”(10月22日中國廣播網)

      雙十一的物流“短工荒”,終于雞賊地在“校企合作”中抽了張王牌:市場營銷也好、財務管理也罷,統統疑似被安排去“撿快遞”。

      學生有學生的舉證,校方有校方的說辭,看起來莫衷一是。不過,先是有學生反應,不少學習計算機、軌道交通設計的學生,在被送往蘇州瑞儀光電流水線工作后,還出現了被強制加班的情況;報道播出后,該校院其他院系的學生向記者反映,他們將被安排去武漢、南京的物流公司做快遞分揀工,為雙十一做準備。在入職培訓上,學生即將前往的物流企業在幻燈片上寫著:“三班倒,工資分為計時和計件兩種,基本工資1890元,績效工資472元,其余的,都需要學生通過加班費或5分錢一件的計件揀貨賺取。”

      舉報到這個份上,校方所謂“多工種的對口實習”,莫非還沒有啪啪打臉的恥感?

      校方的“校企合作”之辯,大概和馬蜂窩的“真實數據”一樣,都屬于自說自話的解釋。但是,真相如何,恐怕還應有監管部門的第三方說法。早在2016年,教育部就通報了多家組織學生頂崗實習的職業學校,并要求按照《職業學校學生實習管理規定》,各地教育部門要始終保持治理實習違規問題的高壓態勢。今年4月,教育部再次強調禁止強迫學生實習。其實從情理上說,亂象紛呈的頂崗實習是最容易露出馬腳的——涉及學生人數眾多,紙里終究包不住火;相關企業有名有姓,程序上也很難耍賴皮。可是為什么,把學生當豬崽一樣賣給臨時崗位的所謂“頂崗實習”的妖風,始終隔三差五就要刮一回?

      說到底,不過是因為“校企合作”的最終解釋權在校方手里。

      這就像所謂“不限量套餐”一樣,文字游戲的把戲在強勢方手里的時候,指鹿為馬也就不算稀奇。這種一家獨大的制度安排,堵死了學生權利救濟的通道,加之有畢業證或學分的底牌壓著,學生大多也是敢怒不敢言。此外,違規成本低到忽略不計,作奸犯科者更是前赴后繼。這些年來,疑似違法用工的頂崗實習不勝枚舉,可是有幾家企業擔責過懲罰性賠償、又有幾個專業因此而關門打烊?不痛不癢的通報批評,相較于盆滿缽滿的暗黑收益來說,實在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解決問題的辦法不是沒有,最簡單的就是強化頂崗實習的審慎審批:所有頂崗實習必須要上級教育主管部門核準,且事發后要追究核準者“雙責”;對口實習企業須經當地勞動部門審批,出事后同樣要“連坐”其監管責任。至于相關學校,一票否決制,出事即停招。惟其如此,才能真正保護實習生的合法權益、根治“校企合作”中的利益合謀問題。

      總之,頂崗實習的亂象,不能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是該拿出個制度化的說法了。
    相關評論:
      轉載請務必注明文章來源及作者姓名    
    版權聲明:
    1、天府評論所登載文稿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天府評論立場。
    2、作者投稿確系本人原創作品,嚴禁剽竊、轉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糾紛,與天府評論無關。
    3、作者向天府評論投稿時,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線全權使用本稿件。
    4、歡迎網絡媒體轉載天府評論文章,轉載時請注明來源及作者。
    5、歡迎傳統媒體轉載天府評論文章,請與編輯聯系獲取作者聯系方式,并支付稿費與作者。
    6、傳統媒體轉載不支付作者稿費,網絡媒體轉載不注明來源及作者,天府評論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